神马视频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杨丹:做教育,心离钱远一点

随着更多的各界精英不断涌入教育行业,他们也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新鲜的、各具特色的理念。蓝鲸教育正式推出新栏目——【跨界鲸波】,本篇为专栏第二篇。

杨丹仍然记得那个她拿到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批复的下午。三年前的5月28日,杨丹又一次来到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管理委员会,终于拿到了她渴望许久的批文。从2013年提出方案到拿到正式批复,杨丹和她的同事们等待了一年的时间。

这座坐落于中关村大街、曾负有盛名的电子商城,如今被立思辰互联网教育CEO黄威称为教育创业者们的“朝圣之地”。从2014年开始改造成互联网教育产业园区至今,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已经累计引进100多个互联网教育企业和创业项目。在这栋20层的大楼里,来来往往、步履匆匆的教育创业者们每一声交流、每一个眼神都充满着对教育创业的渴望。

从在海淀区国资委旗下公司海淀置业的多年任职,到担任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总经理,杨丹身处并参与了中国教育创新的浪潮之中。被称为教育行业“国家队”的她随着中国互联网教育的发展历程一路走来。被越来越多工作包围着的杨丹保持着每周走访入驻企业的习惯。她告诉蓝鲸教育,有时候园区管理方比投资人更先知道一家企业的发展的情况,在这里她几乎能看到互联网教育的晴雨表。

国企转型慎之又慎

一切起源于2013年,以往商铺、写字间的使用率从未低于95%,然而在2013年电商发力,市场随即反应、很多店面租不出去。当时就是像房地产一样,每年做一个微调,但是调价时却发现店面出租已经成为难题,又何谈涨价?

彼时海淀园为他们提出了包括3D打印、手游、生物制药、互联网教育在内的六个转型方向。经过一系列讨论之后,海淀置业决定将互联网教育作为转型方向。“为什么?首先3D打印如果没有研发最后的归途就是卖打印机,那和电子商城有什么区别?生物制药建筑在建投前期就有排放标准……所以我们一项项排除,提出了做互联网教育。”杨丹说。另外无法忽视的是,在海淀区做教育,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2013年8、9月份的时候,杨丹和同事就已提出关于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以下简称“互联网教育中心“)的方案,但是直到隔年的5月28号,她才拿到批复。在等批复的时候,杨丹和她的同事们开始着手基础工作,“大楼整体还在改造,我们只能拿着图纸和教育企业们说,你们的位置会在哪里……”没有经历过互联网教育中心改革的人可能无法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紧张,杨丹回忆起来称之为“一场战役”。要清退商户并非易事,电子商城投入多年,各家商户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极其复杂。“当年有多少人买电脑手机上当,要把这些商家有序清退,就像打了一场硬仗。”

回想三年来走过的路,杨丹认为他们和创业者们是一起成长的。在提出互联网教育中心方案之前,已有多年国企工作经验的杨丹并没有教育行业从业经验。她感慨,“2014年那会我们不懂,真的一点都不懂,很多进来的项目不是完全线上。有一家线下一对一机构入驻,现在很多人都拿它跟我说事,说你不是号称做互联网教育吗?为什么会有线下机构入驻?”在她看来,当时由于不懂互联网教育,只要是好的项目以及在线的项目,互联网教育中心都是欢迎的,哪怕是一些准备发力线上的项目。一家教育公司曾向杨丹许诺,准备做线上业务,可实际开展起来的线上业务却是提供课件和服务,主要收入还是来自于线下。

曾经空置高达4000平方米,而如今互联网教育中心已经砍掉了招商部,“现在还有3900平米办公空间需求的企业在排队。”与初入教育行业时的青涩懵懂不同,现在杨丹认为,入驻企业一定要有线上业务,并且尽量减少第三方服务公司。“一旦做服务的企业进来,就相当于我们为他背书了,所以质量需要严格把关。”

对于自己跨界转型做教育,杨丹认为自己做的更多是教育服务,“我现在做的也不单纯是教育,而是教育服务。只是我在服务的时候跟大家学到了各个教育企业怎样去运作、院校的需求是什么。” 杨丹坚持着对每一家企业的走访,有时造访企业创始人或CEO的办公室、有时以活动形式。让入驻企业把这里当做主场,如果企业需要接待重要来宾或举办重要活动的时候,杨丹和团队会承担起接待和会议执行工作,会议执行上事无巨细,谁来递笔、第几分钟播放哪一页PPT等等一一安排好。这让许多未曾在国企工作过的人瞠目结舌,原来可以细致到这种程度。

目前国内也陆续建立起一些互联网教育相关的大厦、产业园,结果效果却未达到预期。杨丹认为,除了空间面积、地理位置之外更重要的是,“教育产业孵化器不能让教育企业来做——运动员没办法做裁判。”

“如果你因此发现你不适合教育创业,那就是收获”

现在互联网教育中心拥有“7+1”的体量,即7万平米创业园区,1万平米是与创客小镇合作专门为园区创业团队准备的公寓功能的创客中心。7万平方米的园区中分为苗圃、孵化器和加速器,与加速器相比,孵化器就是培育创业灵感的土壤。“你有一个点子,但是你不知道合不合适,你需要验证去匹配资源。那么苗圃就是开放空间。”但企业进驻则需要三重审核机制。”

新东方总部距离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不远,俞敏洪来过几次。在杨丹看来,俞敏洪极其谦虚,虽然新东方在教育培训界地位一目了然,但实质上新东方在互联网教育走得并不远,俞敏洪也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几次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讨要”房子,“让我们的团队来,融入这里的氛围,因为这里是中国教育创新最前沿的地方。”杨丹明白,这不是他的工作,他是替团队要而已。

区别于其他教育产业孵化器,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拥有一批具备实战经验的驻场导师,创业者可以免费找导师进行分析辅导。结果有喜有忧,有的踌躇满志的创业者和导师聊完之后直接说,“我不干了,不干了。” 杨丹坦言,看过两千多个项目的驻站导师往往一针见血地指出创业者的问题,“什么缺合伙人,不是缺人的问题,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哦,你的股权结构也有问题。”虽然充斥着挫败感,但杨丹还是会宽慰创业者们,“不要全听,听点你认为对的就行。”

她极赞同清华大学钱颖一教授在《大学的改革》中提到的观点,大学不是培养杰出人才的地方,大学就是培养大众的地方。大学为学生提供了能够学会做人做事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学生们有所感悟、有所启发,才能成为人才,而并非大学直接培养人才。这给杨丹的启发就是,做教育产业孵化器,不是说一定扶持某个项目、给它炒作、匹配资源,而是为全楼的企业匹配人才、管理、市场等资源。所有进入的企业都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学会成长、找到方向。哪怕最后创业者放弃创业,这都是成功的。在杨丹看来这也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因此发现你不适合教育创业,那也是收获。”

在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杨丹更像是一位大家长。“在我办公室哭的人很多,为什么大家跟我这么有感情?有些项目好、口碑好、创始人人品也好的项目在困难的时候一定要帮一把,但是有些人品有问题的杨丹坚决不帮,拖欠房租不要说一天,一小时都不行。”她向蓝鲸教育表示,互联网教育中心已经制定出针对教育创业公司的质量保证体系,并希望能够应用于全行业。这其中制定了末尾淘汰制,而融资并非考核首要标准。

现在让杨丹倍感头疼的是,清退之后的房子给哪一家排队企业。“衡量项目的质量、排队的顺序,有可能排队靠后的企业因为项目好反而先入驻园区。”

“互联网颠覆不了教育、互联网的打法也不适合在线教育”

互联网教育颠覆传统教育的呼声曾经甚嚣尘上,“曾经一位教育主管领导来这里、跟我说,这次来就是看看你们互联网怎么颠覆我们传统教育。”但是杨丹认为,互联网不是颠覆传统教育,互联网教育是传统教育的升级、唯有互联网能解决教育公平和效率的问题,即便有一天互联网教育中心不存在了,但是教育创新是永远都存在的。

业界一直认为,第一家倒下的互联网教育机构是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创办的91外教网。2012年12月龚海燕辞去了世纪佳缘CEO一职并宣布将二度创业,91外教网就是她的二次创业项目。对于这家曾久负盛名又极速衰落的在线教育机构,杨丹并不陌生,“91外教在我们这里终结。” 虽然91外教以被51talk收购告终,龚海燕二度创业失败,但在杨丹看来,“它(91外教网)给整个教育行业的贡献还是非常大的,对于其他行业转型做教育或者想进入互联网教育行业的人而言,91外教的案例给了很大的启发,用互联网的打法做互联网教育是行不通的。”杨丹格外认同的一点是,互联网是快的、但是教育是慢的。“用互联网的打法做教育,即便是BAT巨头也很难成功。”她说到。

而当时,“很多创业者在2014年时是彷徨的,对待互联网教育发展抱着观望的态度。尤其是91外教失败之后,更多的人意识到用纯互联网的打法是不可行的。”杨丹回忆说。 2014年很多人彷徨,从线下转线上、都在观望,然而谁都没想到,2015年峰回路转,大量的资本开始注意到教育行业,许多前一年只有流量没有收入的教育公司在2015年拿到了大笔的投资。

杨丹直言,每天在园区走一圈相当于看到了互联网教育的晴雨表。谁的脸上笑意盈盈,那可能是又融资了、业务又好了;一见面就愁眉苦脸的,可能情况不太好。就在蓝鲸教育与杨丹交流的过程中,一位男士笑着走进来和她打招呼,“杨总,一会聊一下啊!”

“你看看,这就是有喜讯的!”杨丹笑着回应。

“心离钱远一点、钱离你近一点”

在此次与蓝鲸教育见面前,杨丹刚刚走访了纽约和硅谷,在那里见到的创业者们都怀揣着“改变世界”的愿景,而中国的教育创业者们大多讲究情怀、少了些许的格局。她认为这跟中国人内敛的性格不无关系,以互联网教育中心为例,创建之前曾提出过“一栋楼支持一个产业”的想法,但是直到今年,杨丹才有自信说出这句话。

此前蓝鲸教育神仙会沙龙中立思辰互联网教育CEO黄威曾说,“一入教育深似海,目前还没有看到谁离开这个行业。”虽然职位是互联网教育中心的总经理,但是杨丹的工资待遇并不高,甚至有下属已经超过了她。尽管如此,对于这三年转战教育的经历,杨丹依旧充满感激。“以前只接受过教育,现在能够走进教育,有机会了解这个行业,并且为这个行业做一下贡献,能够参加到中国教育创新的浪潮中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很多从业者都认为,教育行业是最容易产生情怀的行业。从对教育行业一无所知,到没有一天不在学习,杨丹认为在全身心投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当你心离钱远一点,钱会离你近一点。”这几年,杨丹做了许多免费的项目支持行业的发展,同时经济效益不但没下滑反而有所增长。据她透露,做孵化器以来,经济效益与转型前相比有了近50%的增长。

同时,杨丹也承认,在体制内进行创业,无法改变机制,只能调动大家的激情。体制的规矩一定要遵守,底线和原则不能触碰。为此,她在脑海里列了一份负面清单,清单上出现的无论如何不能越雷池一步,除此之外,就是可以大胆发挥创造的地方。与创业大街同属于海淀置业集团旗下,但是待遇却截然不同,创业大街一度成为全国创业群众的朝圣必经景点,而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曾经冷冷清清,鲜为人知。“实际上那时候我挺艰难的,也心灰意冷过,但是这些都不能和同事说,我在他们面前一定要保持着激情永不消退的状态。”


神马电影网www.lzqyzs.com